交易会
首页 > 行业交流 > 行业新闻 > 专家学者盛赞《反恐特战队》

专家学者盛赞《反恐特战队》

2015年09月23日来源:中制协秘书处

     我国首部反恐特战题材的电视连续剧《反恐特战队》将于201511月在上海东方卫视黄金时段播出,有关专家学者观看了该剧的完成片,对《反恐特战队》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914日,总政艺术局、武警宣传部和中国视协在京联合召开研讨会,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管理司司长李京盛、武警部队政治部副主任陈国桢、总政宣传部艺术局局长姜秀生、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李准、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曾庆瑞等10余名专家学者以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文艺报》《中国艺术报》等媒体负责人出席座谈。

习总书记去年在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时指出文艺创作方面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中国视协副主席、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管理司司长李京盛认为,学习贯彻习总书记的讲话精神近一年来,也有不少作品交出了满意的答卷,诸如《反恐特战队》就是一个接近高峰的作品,应该认真总结它的成功经验。

 

反恐特种兵题材影视作品的又一个新高度新标志

李准: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名誉主席

这个片子总体感觉新锐、时尚、阳光、多彩、眩人眼目、荡气回肠。这是反恐题材、特种兵题材创作新的收获、新的高度。

第一,反恐特战题材创作在内容和艺术呈现方式开拓,生动、快节奏、多彩、形象反映我国反恐特战最新的内容和特战官兵最新时代风采。它的内容新,打击跨国恐怖组织,比如黑日组织和绿玛瑙基金会等跨国恐怖组织活动,同时也表现国际合作反恐,包括应邻国请求,派特战队去邻国打击恐怖分子。包括化工厂阻止恐怖分子污染水源之战,阻止恐怖分子军火交易,在边境歼灭入境恐怖分子,与劫持幼儿园的恐怖分子斗智斗勇,参与反劫机之战,受H国要求参加军演并成功反暴狱,阻止恐怖分子炸毁炼油厂等。这些都是最具时代特点,非常新鲜、少见,也是新的跨国合作反恐作战内容。这样写是以前片子没有做到的,是所有作品没有达到高度和没有出现的亮度。

第二全剧着力凸显特战官兵的生命高峰体验,通过对特战官兵在反恐斗争中勇于拼搏、勇于牺牲的精神描写,在彰显特战队员的献身精神、牺牲精神的同时,为当代我国崇高之美、信仰之美的追求增添了新的内容和新的光彩。这部片子这方面呈现真实、丰富、动人心魄,比如,特战队员李远征为了阻止恐怖分子炸电厂、污染水源而挡住敌人,下令“向我开枪”,厉剑锋为了报告恐怖分子位置,宁肯经受电击折磨,在抓捕林指山时中弹牺牲,塔西也在抓捕罪犯陈子杰时为了掩护战友赵晓波而牺牲,杨灿、那敏、柳诗文更是在多次搏斗中,为了救护战友而受伤病经受残酷折磨。还有在感情生活上,他们具有牺牲精神,陆长风等人都做出了家庭幸福生活的牺牲。

第三,在选择价值观的问题上,真实揭示人的本质在于他的社会性。一个人当英雄还是当恶人,是作为意识主体社会实践中能动选择的结果,从而赋予这部片子真正的人性深度。杨灿和林指山是血缘上父子,他真正的父亲是抚养他、教育他长大的李远征,父亲绝不是只有生命意义上的父亲,决定父子亲情关系不是生命关系,而是从小在一个家庭中间,为了共同生存、尊严开展分工合作的结果。林指山对杨灿说:“你别忘了我,你身上流着我的血,我将是永远的恶梦!”杨灿回答:“你今天的下场就是我恶梦的结束”。回答非常棒,这样一种人物关系的设置与展开,很具匠心,巧妙地结构了故事,增加了叙事的悬念与张力,同时又很有思想锋芒,有力地批驳了抽象的人性论,增加了片子的人性深度。杨灿的成长,林指山的猖獗,给观众启示:当前我国的反恐形势何等复杂严峻,当代的中国英雄人物是怎么锻造出来的!

 

真正意义上正能量反恐军旅题材的电视剧

仲呈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这部作品是一部集特战、命运、感情、性格、悬念于一身,借用戏剧“文武昆乱不挡”的说法,这部剧是真正意义上正能量反恐军旅题材的电视剧。

第一,这部戏能够敏锐把握军旅题材电视剧创作与社会现实之间最紧密、最锐敏的关系,显示出电视剧艺术深刻洞察、及时反映社会紧迫问题的审美能力。尽管以前有很多军旅题材包括特种兵题材电视剧,但是大多重心在魔鬼训练、青春成长主题,或者蓄势待发就为止,而《反恐特战队》恰恰以上述作品中止地方出发,以真正反恐实战为主线,刻划武警反恐部队在实战中的生死考验。

另一方面我觉得这个戏敏感性在那里,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冷战结束以后,全球的大环境虽然趋向和平与发展,但是因文化、能源、环境、经济、乃至意识形态众多方面生存原因,国家和民族潜在的冲突依然暗流涌动,民族分裂势力、国际恐怖主义日益猖獗,中国面临反恐压力逐年加大。特别是最近几年,大部分民众和平安稳很久了,在这个意义上,反恐特战队正面揭示反恐斗争的紧迫性、危险性与残酷性,对军事题材电视剧深入开掘,乃至对整个社会全体公民提高国家安全意识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这是这部戏独特的贡献。

第二,这部戏的创作集体,自觉遵守电视剧特殊规律,一切服务于人物塑造方面自觉审美思维意识,显然反恐就是强情节,但是这部戏特点,它是主要是情节服务人物的性格塑造,没有离开这一点。尽管情节故事眼花缭乱,但是这个戏没有像同类戏一样,着力于堆砌情节,于情节的意识原甚于对人物塑造意识,没有落入这样斜路上,而是严格围绕一切为了人物,为观众塑造魔鬼教练、电脑怪才等一系列身怀绝技、有血有肉、个性鲜明、有爱有恨当代反恐特战官兵,突出与狡猾敌人智力对决。比如特战队员杨灿离队,迅速进入紧张剧情同时,也给观众形象说明杨灿桀骜不驯的性格来由,也迅速展示出三位指挥员不同性格。

第三,这部戏是鲜明体现了刚刚通过中央繁荣文艺的意见,旗帜鲜明提出我们文艺就是举精神旗帜、立精神之铸、建精神家园。回到精神两个字,要求我们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价值、凝聚中国力量。文艺目的是价值的引导力、文化的凝聚力、精神的推动力。这部戏很大特色就是以大爱精神为基调,来进行情感书写。李远征英勇牺牲奠定电视剧美学基调,妻子为了遵从对丈夫的希望,把唯一儿子送到特战部队,完成丈夫未尽的事业。特战队员的陆长风全家被威胁、夫妻关系日益恶化,甚至女儿所在幼儿园还遭到恐怖分子的袭击,但是陆长风面对如此险恶的环境不改初衷,甚至为掩护战友身患重伤。反恐特战队成功表现心怀国家大爱精神,小爱也以大爱进一步深化。另一主人公柳诗文为了心爱人,承担为特战队通风报信的编外人员。无私大爱烘托下散发美学魅力,完成这种神化,这种神化正是艺术魅力,也是非常成功一条。正好适逢其时,播出是学习践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做好文艺工作一系列重要指示,也是学习贯彻中央进一步发展社会主义文艺意见一次重要的思想工作。

全剧情节紧凑,场面震撼,但是没有离开人的塑造,没有离开对中国精神的张扬,没有离开对中国艺术的表达。这是对的,不像有的作品离开中国艺术,价值取向打问号。比如,最近号称高票房的电影,女人生孩子不够奇怪,编人妖生孩子,最后看传播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举的是不是中国精神旗帜?所以我想这部戏可以这样说,是新形势下具有强烈的宣言电视剧。尤导说看重这部戏,不仅仅它是尤小刚制造,而是一部真正不说大话、不说假话,不仅对自己负责、对观众负责、更要对中国军旅负责、对舍小我、成就大我的中国军人负责的军旅电视剧。

 

军旅题材电视剧的攀登高峰之作

曾庆瑞: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我觉得《反恐特战队》是一次“让军旅电视剧回归军旅”的真正的、完全的回归,气象万千、气势磅礴的回归。而且,一回归,就是高原上的一座有模有样的气概不凡的攀登高峰的大作。

我说它是“高原上的一座有模有样的气概不凡的攀登高峰的大作”,主要是认为它专心致志讲述军旅故事,精雕细刻塑造军人形象,尽善尽美抒写军人爱情,如诗如画颂扬军旅精魂。

《反恐特战队》讲述这些战斗故事,都特别注意精雕细刻塑造军人形象。这部戏,几乎可以说,赋予了每个角色鲜明的性格特征,无论是什么样的观众,都可以在剧中找到自己的审美观赏的兴奋点所在。这正是它本获得成功的一个非常关键之所在。比如,号称“天眼”的男一号人物杨灿,像是时常阳光灿烂、偶尔吊儿郎当的所谓都市暖男,然而,他桀骜不驯,却又铁血柔肠。用特战队队友赵小波的话说,杨灿的心中藏着一把火,一把随时可以燃烧的一把火。女一号人物特战队上尉那敏“闪电”,颜容温婉柔美,却心底刚毅坚定,虽是美貌娇娃,却是响当当的巾帼女汉子!她对队员呵护关爱无比。她周身散发着这一代军人特有的率性由真的可贵气质。临阵,她是深山猛虎,又是东海蛟龙,招招功夫,频频出手,几乎所向披靡,就是男人也常常不是她的对手。她屡建奇功,又居功不傲。还有特战中校“雷神”厉剑锋的成熟稳重,伟岸俊朗,众人心目中的完美男人形象。那个编外特战内线柳诗文,外柔内刚的反恐志愿者,也是这纷乱世间一抹最纯净的色彩。她曾经沉浸在音乐世界中“双耳不闻天下事”的精灵,为了爱情,她义无反顾投身反恐事业,以柔弱的身躯扛起了双倍痛苦,而她依然笑着,让这世界的一切丑恶抬不起头来。那位上尉军医石雨,则坚强勇敢,十年一心守候爱情,是温柔似水而内心强大的女人,又集聪明、美貌于一身,是所有特战队员的梦中女神。还有少将指挥长常建安,刚毅硬汉,沙场点兵他雷厉风行,敢作敢当,是当之无愧的指挥者。先是支队长后来做了参谋长的陆长风,和常建安一起运筹帷幄,又和队员们一起冲锋陷阵,智勇双全,出生入死,也是铁血忠魂。还有他们的战友,特战队员塔西,赵晓波,王铁豹,马小川,以至于新兵沈乐,等等,也都各个个性鲜明。就是林指山,伪善奸诈,心狠手辣,也都显得是独特的“这一个”。

我说它是“高原上的一座有模有样的气概不凡的攀登高峰的大作”,还主要是认为它端端正正运用正剧审美,腾挪跌宕设置叙事结构,波澜壮阔强化戏剧情节,张弛有度把控戏剧节奏,鲜活亮丽美化画面语言,精心制作激活收视魅力。

《反恐特战队》这样的戏,最适合的就是正剧审美。这部戏的正剧审美,所有的戏剧矛盾冲突,全部的戏剧人物形象,这些人物形象的戏剧动作和戏剧语言,虽然有如王铁豹相亲、王铁豹和沈乐定情等喜剧元素介入,整体上的正剧品格都还是端端正正,中规中矩的。至于结构,那种腾挪跌宕,精心设计,还是想当耐人细看的。全剧结构也显得是一个“豹头”、“熊腰”、“凤尾”的戏剧美学结构,相当精巧。还有强情节叙事,快节奏走戏,都用得恰到好处,它的叙事效果和观赏结果,就是在保持故事演绎的清晰流畅鲜明生动品格的同时,用紧张,心跳,难以停顿,欲罢不能,有一种“欲知后事如何”的观赏欲望和审美期待驱动观众的收视行为持续不断地继续前行。至于全剧的画面语言,可以说,在电视语言的语法和修辞上也是相当讲究的。所有这些,都毫无疑问地都是一种能够激活观众收视激情的艺术魅力。

 

表现军人血性精神的军旅剧大有可为

陈先义:《解放军报》原文艺部主任

我认为这是继《亮剑》以后,又一部张扬军人英雄气概和血性精神的军旅剧。也是曾经在以《凯旋在子夜》而备受赞誉的著名导演尤小刚相隔三十多年后,奉献给观众的又一部军事题材力作。同时也是自习近平总书记去年发表文艺座谈会讲话以来,影视界推出的一部真正直面现实生活、有灵魂、有血性的优秀作品。可以说,这是一部接近或已经具有“高峰”品质的作品。

目前我们影视剧创作可以说正处在一个进退失据的状态。自从习近平同志的文艺座谈会讲话之后,至今整整一年了,这一年,公道地说,除了对讲话进行表态似的各类座谈会以外能够见诸于创作实践的习近平所说的具有高峰品质的作品不是没有,而是太少,相反,就在我们纪念抗战70周年这样的重要时间,一些荒诞的东西依然我行我素,荧屏照样出现“裤裆藏雷”这样的“神剧”“闹剧”,网络上报刊上影视剧“小鲜肉”之类的赞美词汇照样泛滥流行。《反恐特战队》就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产生的,因此,它显得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

在新的古田会议上,习近平对培养什么样的军人明确提出:“要着力培养有灵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军人。”在16集团军观察,他要求练兵备战,一定要在提高本领、砥砺血性上下功夫。此后无论视察部队还是对文艺工作发表讲话,每次都特别提出,要用文艺表现有血性的中国军人。一个血性,习近平为什么反复讲,经常讲?这正是我们精神的缺憾,眼下流行的是,有人习惯用“时尚”和“市场”来代替对血性精神的表达,现在我们在荧屏上看到的军旅人物形象大多是靓女帅哥小白脸,他们穿着漂亮新军装,张口闭口网络腔,打打闹闹很热闹,目的为了赚市场,所以才有了一批跟风的所谓特种兵戏、美女帅哥的时尚戏的扎堆出现,对此人们大众的批评不绝于耳。《反恐特战队》之所以别具风采,受到人们的称赞,就是因为作品真正写出了当代军人的血性精神。

《反恐特战队》最激荡人心的地方,是它自始至终的那种“军味”和“战味”。在这部戏里,牺牲不再是一句喊在嘴上的口号,而是实时都必须面对的考验。杨灿等反恐特战队员在厉剑锋、那敏的带领下,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生与死的考验,完成了一次又一次异常艰巨的任务。从开始反劫机夺生化,到后来的防核扩散,镇压监狱暴动,擒敌酋,抓群凶,境外卧底,引狼出洞,舍身取胜,可以说出生入死。他们身处反恐一线,在极其复杂的国际环境和危机四伏的斗争中,要求他们每天都必须面对生与死的严峻考验,为了国家利益为了人民安危,面对牺牲他们义无反顾、视死如归,许多极具现实意义的情节,都特别感人,催人泪下。在他们身上,观众看到的是人民军队的牺牲精神在新一代军人身上的传承,作品塑造的是一批关键时刻敢于冲锋陷阵的有血有肉的硬汉形象,他们身上展现的血性精神是以往作品中所少有的。

这部作品之所以感人,是作品塑造了一批特点鲜明的新一代军人形象。作为主要人物的杨灿,他的出身赋予人物一种串联全剧的扑朔迷离的色彩。他是恐怖分子头子林指山的亲生儿子,又是烈士李远征的养子。一个是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一个是反恐英雄,特定的身份,使杨灿的命运显得跌宕起伏,但他最终还是成为一个技艺非凡掌握高科技作战能力的特战队员,在整个反恐作战中发挥了核心作用。他的队友上级和一度的恋人那敏在这部戏中是核心人物,从她误杀李远征以后,就陷入自我谴责难以自拔的痛苦中,这种痛苦,也构成了她与烈士李远征之间复杂的人物关系。她的刚毅和勇敢,使她具有典型的冷艳魔头的品格。不过,纵观全剧,厉剑锋先是被派到境外执行卧底任务,后又在抓捕山猫的行动中归队。他的硬汉品格和出色表现,成为这部戏的亮点。还有陆长风,虽然他不是最主要的人物但他身上所体现的牺牲精神和无私无畏,成为这部戏最为感动人的角色。演员表演也非常到位。其中,他不顾个人安危,为了拯救群众,身陷敌穴,他的女儿被恐怖分子绑架,这些都是极其现实的残酷考验。

感情戏在这部作品中虽然错综复杂,但每个人物关系都绝对真实可信。比如厉剑锋与那敏、杨灿的人物关系,杨灿与那敏、柳诗文的人物关系,恐怖分子头子林指山与工程师杨爱萍、杨灿的人物关系,可以说纵横交错,但绝非人为杜撰。为执行卧底任务,厉剑锋不辞而别,也就放弃了曾经与那敏的爱情,可当他归队后,企图重新找回往日爱情时,却发现那敏与杨灿已经产生的姐弟恋。他本来想重拾旧情,但这偏偏成了杨灿超越厉剑锋的动力。他最终发现,自己与那敏不过是师友情,那敏真正爱的是杨灿,便果断放手。最后他与女干部石雨终成眷属,但在执行最终任务中光荣献身。比较起来,柳诗文的情感戏最为曲折动人,因为养女的身份,她与杨灿成为最合适的青梅竹马的一对,但意识到杨灿真正爱的是那敏之后,她果断选择放弃。可是为了反恐需要,当组织上为了将计就计挖出林指山背后的恐怖集团,让她成为整个反恐布局的编外人员,并且和不爱自己的杨灿结婚时,柳诗文把这所有的痛苦一个人承担,最后被敌人残忍杀害。这些叙述,都显得真实可信。

据说,《反恐特战队》全剧完成后,首先在新疆、内蒙等一线边防部队进行试播,其反响强烈,为以往的同类题材所罕见。习主席提出的“什么样的军人能打胜仗”这样一个尖锐问题,《反恐特战队》用艺术语言做了响亮回答:有血性、有品德、有担当、有本领。西藏、新疆武警部队官兵认为,杨灿、陆长风、那敏这些人物为什么看后能让我们热血沸腾,因为他们更像我们身边的战友,他们演绎的故事,更像我们每天经历的生活。

 

一部唱响主旋律正能量丰富的电视剧力作

边国立:解放军艺术学院教授

《反恐特战队》是格调健康、有追求、有新颖、有面貌的好作品,能抓住特战队特别能战斗的中心,表现我们反恐特战队维护国家的功绩,不做市场的奴隶。

刘玉琴:《人民日报》文艺部主任

这部片子看完以后很震撼、正面、是一部难得的优秀作品。该作品内容充满了青春朝气并且健康、阳光、新锐、时尚,把武警特战队这个特殊的群体官兵他们的工作生活情感等真实状态丰富新颖的展示到大众面前。为提高国家安全意识、国防意识提供了很好的样本和视角。

彭程:《光明日报》文艺部主任

电视剧表现阳刚之气、英雄气概、铁血精神,这部片子高亢激昂,看了以后确实非常振奋、血脉喷张,看这个片子忽然想到有人形容苏东坡词风“大江东去”,之前看了不少作品,以韵取胜,这个作品以气夺人,非常赞扬。

梁鸿鹰:《文艺报》总编辑

我认为这部剧是我们当今时代需要的,是青年人需要的,是我们电视剧创作需要的。

向云驹:《中国艺术报》社社长

这个片子是对深化大阅兵解读,向世界展示反恐部队的现状、我们的力量、我们队伍装备、我们这支特殊队伍的精神面貌。这部片子揭开反恐队伍比较神秘的面纱,对反恐形势进行了普及,对我们取得反恐斗争力量自信也是展示非常充分,我们有一支有战斗力的反恐队伍。

上海广播电视台影视中心副主任徐华

《反恐特战队》站在了时代高度,具有前瞻性。911号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通过繁荣社会主义文艺意见,意见精神和作品精神非常吻合,文艺是我们时代的号角,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力量是文艺神圣职责,我认为《反恐特战队》就是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价值、凝聚中国力量的之作。

 

军民融合是军事题材影视创作的一条新路

陈国桢:武警部队政治部副主任

在今年两会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上,习主席鲜明提出来,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国家战略来推动,这为新形势下军事题材影视作品生产指明宽广的路子,特别是随着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深入推进,军队影视题材走军民融合发展之路也是大势所趋。

姜秀生:总政宣传部艺术局局长

这部《反恐特战队》我看了之后感受很好。第一故事好,跟我们过去看到的故事有很大的不同。对武警部队使命任务进行了拓展,写了反恐战斗新变化,把我们军事题材创作往前推进了一步。

第二人物好,这部电视剧塑造的人物精神,内在和我们现在90后一代是相通的,这个与我们其他过去影视剧创作困扰我们问题不一样,过去一些片子写很好,下了很大功夫,但是怎么跟年轻人对上?很难做。

第三看点多,有情节营造、人物塑造,也包括感情的纠结等。特别是面临生死考验,希望认真总结这部电视剧经验,更好推动军事题材影视剧,包括其他文艺创作不断向前发展。

 

高水平的作品 高水平的研讨

李京盛:中国视协副主席 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管理司司长

我觉得今天的研讨是高水平的研讨,因为我们面对的是高水平的作品,诸位专家从作品的选材到开局角度、到情节发展、人物塑造、美学风格,无论理论上分析还是感想式评点,都非常具有真知灼见,有些点评也切中我们当前电视剧创作的整体态势,所以我觉得我们今天研讨的并不是一部作品,我们研讨的是一部优秀作品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品格?它是怎样诞生、怎样被创作出来的?所以大家对这部电视剧的肯定、褒扬和赞许实际上是对中国未来电视剧创作整体面貌共同的期许,无论是在催生优秀作品层面上,还是在我们提升对电视剧理论引导、对创作方向引领上,我觉得今天发言都非常有启发。

习总书记去年在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时曾强调,在文艺创作方面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 学习贯彻习总书记的讲话精神已近一年,也有不少作品交出了满意的答卷,诸如《反恐特战队》我同意刚才大家对这部作品所有肯定的意见,对于这样一个接近高峰的作品,确实我们要认真总结它的成功经验。

刚才大家都提到军旅题材,我们现在确确实实在电视剧创作上,把题材从各个角度都进行划分,有的按类型划分、有的按时代划分,军旅题材不管从哪个角度划分,它也是应该有独特题材类型、题材风格的,是在当代文艺作品中不可或缺的题材。我过去讲过军旅题材是主旋律题材重要的核心部分,因为它天生具备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牺牲精神、奉献精神的天然内涵,但是我们把它开掘出来的能力,取决于创作者,不但取决于创作者的艺术能力,更取决于创作者的情怀、使命和责任。在我们现在社会生活中,尽管大家总是说,转型时期、物质至上、娱乐泛滥等,但是崇高、信仰这些东西从来没有在社会中消失过,我们缺乏对这种崇高精神信仰的发现,所以我们必须有一批像这部电视剧创作团队的人,才能有这种作品。

今天我们不仅仅是对这一部剧的成功来进行点评,而是对今后中国电视剧的发展,对中国目前最大众的文艺门类,做一个对主流精神最好的承载主体,我们能不能让电视剧故事承载更多的主流价值,让我们的主流价值观能够用更精彩的故事叙述和表达,这是我们面对这部剧和面对今后电视剧创作都要认真思考的问题。特别是作为我们管理部门在创作引导、在政策支持、在作品扶持、在播出引领这方面应该尽更大的责任,同时我觉得也离不开正确的舆论评论的引领,特别是我觉得目前电视剧评论这一块,可以说是所有艺术评论当中比较热闹的一块,但是热闹并不是繁荣。因为现在对电视剧评论可以说众生喧腾、众口难调,任何人都有评论的角度、喜好,因为它大众、因为它普及,也难免。因为我们现在缺乏建设性,吐槽太多,这没有办法,大众传媒时代不能拒绝任何人的声音。

但是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怎么把建设声音变成主流,就像今天的研讨一样,能让广大观众明白什么是好剧和坏剧?什么是有精神内涵的剧,什么是精神苍白的剧,有些观众看剧也是跟风、追风,跟我们创作上一样,但是如果我们在评论、在理论建设、在批评引领方面能够有主流声音,能够在众生喧哗中形成我们主流、主调的话,这对创作将是巨大的推动,在某种意义上并不亚于政府的管理力度,也不会亚于市场趋势。

编辑:杨淼
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 www.ctpia.com.cn